我的位置: 首页 > 文化 > 正文

阳光回暖 春意渐浓 | 农文旅融合助推安顺乡村旅游转型升级


高荡古寨的春天


在黄果树看飞天瀑布,到龙宫探险水溶洞,赴天龙古镇欣赏屯堡地戏……安顺,这个拥有良好生态资源、丰富民俗文化、美丽地势风貌的地方,在中国旅游地理上“挖掘”出一个又一个著名景点,吸引着越来越多的游客。


全力推进国家全域旅游示范区创建工作中,安顺市高度重视乡村旅游业发展,把“新建、提升一批乡村旅游景点”作为2020年全市旅游产业发展聚焦的十件实事之一,对纳入国家保护的传统村落有序进行乡村旅游打造



小河湾景区


富业态 聚集人气提升吸引力


3月,正值播种的季节,也是阳光回暖的季节。


走进平坝区夏云镇小河湾村,一派美丽的田园风光:油菜花绽放金黄,红瓦白墙的小楼次第排列,水泥路连接家家户户,古树亭台相得益彰,半包围着村庄的小河静静流淌,游客在田间栈道驻足拍照……


小河湾村的油菜花


小河湾村,因三面环水而得名,国家4A级旅游景区。2019年,这里被省文旅厅列为省级重点乡村旅游名录,国家农业部评为“中国美丽休闲乡村”。可以说,小河湾村是安顺市乡村旅游发展的缩影和排头兵。


小河湾村一角


旅游业使村落成为旅游市场的消费场域,但在今天,个性化的休闲生活和体验消费已成为市场主流,随着旅游者体验需求的增多以及乡村旅游模式的普及,传统的乡村旅游在产品服务供给方面迫切需要转型升级……


小河湾村的精品民宿


这一点,小河湾村旅游景区总经理熊真早有意识,“亲子乐园、房车露营基地、帐篷露营基地等,是景区现有的,也是受游客喜爱的几个项目,但一成不变保持现状,是走不长久的,根据市场‘流量’进行创新才是乡村游的生存之道。”


如何因地制宜进行产品升级?熊真和团队给出了答案:


小河湾村精品民宿


扩建亲子乐园,在扩大范围的同时引进孩子们更喜欢的娱乐项目,改造房车露营基地,以往的房车都用于住宿体验,“我们把房车进行精品改版包装,在房车里植入KTV、小酒吧等年轻人喜爱的项目,配套设施体验感更佳……”


在安顺市黄果树镇石头寨村委会办公室,村支书伍艺忙得不亦乐乎,“早上,刚和村民们商谈土地流转的事情,大家对村里的工作很支持,准备把自家的土地加入到合作社统一流转,用于生产和开发休闲果园。”


石头寨全景


村如其名,“石头寨”,一个具有典型石头建筑的布依族村寨,围绕河道、栈道、自行车道“三道合一”为骨架的湿地公园,让“景”“村”一体化。


“但不会有哪一个游客喜欢回回来都是吃烧烤,也不会有哪一个游客愿意天天来看河道。”伍艺说,单薄的业态设施和重叠式的观光旅游早已不被人们所热衷,创新和拓展是乡村旅游发展的生命力。


石头寨文化活动


如何拓展业态项目?加入家庭采摘、扩建果园基地是石头寨实施的第一步。通过“公司+农户”模式发展旅游、美化乡村的同时,不断增加农户收入;以“景区+农家”模式,鼓励农民种植草莓、樱桃等,开展乡村采摘游……


“在河边烧烤累了、乏了,就来果园摘摘樱桃、草莓;知道我们村的草莓好吃且便宜,下次很可能会带其他的人来,一来二去,自然能留下一批‘粉丝’。”这是伍艺的经验之谈。


石头寨景观


据介绍,除了增加体验项目,石头寨还充分利用村寨里的“石屋”特色及地理优势,引进云南匠庐集团、北京辉腾云端集团打造精品民宿客栈,把布依文化和“石屋”文化融入到民宿建设中,丰富民宿内容,以吸引更多游客。


融合创新 让游客乐享乡村自然


围绕土地产权改革,安顺市平坝区乐平镇塘约村探索实施“村社一体、合股联营”的发展模式,走出了一条农村改革促小康的蝶变之路,实现了从国家级二类贫困村向“小康示范村”的嬗变。如今,土地和农田又给了塘约新的发展思路,将农业融入旅游,让旅游带动乡村振兴……塘约村在乡村旅游发展中,引进了一项新的体验项目——共享农庄。


塘约村风貌


何谓“共享农庄”?“共享农庄”是一种全新的旅游经营模式,塘约村村党总支书记左文学这样解释:“以现有‘三农资源’为基础,以农业合作社为载体,公司化运作,实现由农民转变成为股民、由农房转变成为客房、由农产品现货转变成为期货、由消费者转变成为投资者,最终实现农民增收、农业增效、农村增美,为乡村振兴战略迈出重要一步。”


塘约村一角


左文学说,一直以来,乡村旅游被禁锢在种植养殖、生态采摘、农家乐、渔家乐、养生氧吧等模式之中,缺乏创新,缺乏突破,以至于品牌知名度不高、同质化严重、经济效益低下。他认为,“共享农庄”的提出,为乡村旅游经营模式提供了新的发展思路。


如何将“共享农庄”在塘约村付诸实践?“我们将规划出一片土地,分成不同类的等分,将土地共享租给来塘约度假的游客,他可以租下这片土地在自己的地里种蔬菜水果,在对方不在塘约的时间,我们会安排工作人员帮他除草等。”据左文学介绍,“为了发展共享农庄,我们还规划开发精品民宿等配套设施。‘共享农庄’主要目的是突破常规的体验娱乐项目,将游客融入农村。”


宜居的塘约


如果说平坝区乐平镇塘约村是在农田土地上做文章,将“死资产”变为“活资源”,那么,西秀区东屯乡梅旗村则是在村庄里做“精包装”。


梅旗萤火谷生态小镇效果图


梅旗萤火谷生态小镇,利用萤火谷的自然资源,开发各项自然教育项目,将课堂搬到大自然中。


梅旗萤火谷生态小镇项目发起人黄金生介绍,用对土壤和水最敏感的“萤火虫”为生物指标,印证“青山绿水”的实质回归,搭配现代化的配套设施,民宿、餐厅、教室等,可以全身心进入萤火谷,感受被萤火虫围绕的幸福感。


梅旗萤火谷生态小镇效果图


“萤火虫只有在未被污染的环境里才能存活。打造一个萤火虫的复育基地,还能带动当地民众自觉保护山水、维护环境的积极性。”黄金生说,“我们组建了一支农业专家团队和昆虫专家团队,不惧艰辛,终于成功复育萤火虫,并成立萤火谷文创农场,让萤火虫带着市民走进自然。”


高荡古寨春景


如何充分挖掘自身的资源优势,把乡村旅游产品与现代旅游理念融合起来,“共享农庄”“萤火谷”等,正是当地乡村旅游创新发展的有益探索和实践。


精准定位 满足个性化需求体验


乡村旅游,首先是一种生活方式,然后才是一种旅游方式。


黄果树匠庐·阅山精品民宿负责人张健一直秉持如是理念,“乡村旅游从哪里出发?做什么样的乡村旅游?首先,定位十分重要,这也是避免同质化问题的重要源头。”


匠庐·阅山民宿一角


匠庐·阅山民宿有着黄果树管委会白水镇蛮寨村最美的观景地,民宿主打高端设计与人文情怀,清晰的定位和运营者的认知让匠庐无法被“复制”。


张健说:“民宿,是建立在乡村和大自然的基础上的,融入了历史文化和民族特色,随着时间沉淀会越来越有时代感。在这样的环境下,我们希望入住的游客更多能在这里享受生活,而不是简单的落脚。”


旧州古镇风光 王朝伟 摄


无独有偶,安顺市西秀区旧州镇多元化开发的乡村旅游定位同样给古镇带来更多商机与资源,“小河边上”民宿经营者叶子菊就是成功个案之一。


叶子菊之前在外创业,不久前投资80万元在家乡旧州镇开设了一家休闲度假民宿,经营十分成功。尽管尚在疫期,但民宿入住率平均仍能达到60%。


旧州古镇一角 王朝伟 摄


“回家,是许多游子的想法。在家乡经营一家小店,平淡过日子,是我想要的生活,也是我的民宿想要传达的经营理念。”叶子菊说,“正在变化着的家乡旧州给了我这样的机会。”


如果说旧州是“小城镇般的乡土生活”,那么,西秀区大西桥镇鲍家屯村则是主打“历史复古风”。


鲍家屯春景


在鲍家屯村,唯有汪公和军屯不可辜负。汪公是隋唐一位著名的地方官,一生忠义为百姓,得到当地老百姓的爱戴。安顺屯堡汪姓一直认为他们是明代洪武十四年征南的开威郎汪轲和汪公的嫡系后裔,屯堡人抬汪公是鲍家屯每年正月十七都要进行的祭祖活动;军屯则是明洪武二年,朱元璋“调北征南”时在贵州早期建立的军屯之一,始祖鲍福宝籍贯今安徽歙县,明朝军官携带家属入黔,留下了文化内涵丰富的江淮文明。


鲍家屯文物


“鲍家屯人尊崇祖先的村落布局与建筑风格,并在全体村民中形成保护理念,即‘座北朝南、依山顺势,慎砍树、禁挖山、不填湖、少拆房’……”鲍家屯驻村书记潘志忠介绍说,基于这样的理念,鲍家屯将“保护生态,传承文化,记住乡愁”作为发展乡村旅游的定位。


鲍家屯添粮节


潘志忠说,鲍家屯村民保护生态的自觉性非常高,来游玩的客人都是被这里的生态风光和古迹文化所吸引。“后期,我们会根据需求,在服务业和体验项目上再下功夫。”


据安顺市文化广电旅游局党组成员、副局长饶茂中介绍,与鲍家屯村持同样发展理念的,还有千年布依族古寨——镇宁自治县城关镇高荡村,虽都主打“保护生态、记住乡愁”的发展定位,但不同的文化传统,让两村旅游特色鲜明,个性突出,值得游客亲临感受体验。



高荡古寨石头屋 吴俊东 摄




文/贵州日报当代融媒体记者 向秋樾

安顺市文化广电旅游局供图

文字编辑/邱奕

视觉编辑/向秋樾

编审/李缨